打甲型H1N1疫苗有什么风险?

可选中1个或多个下面的关键词,搜索相关资料。也可直接点“搜索资料”搜索整个问题。 甲型H1N1流感是典型的呼吸系统疾病(传染性),对身体具有很高的危害性和传染性,为了您的健康安......

  可选中1个或多个下面的关键词,搜索相关资料。也可直接点“搜索资料”搜索整个问题。

  甲型H1N1流感是典型的呼吸系统疾病(传染性),对身体具有很高的危害性和传染性,为了您的健康安全,很有必要接种h1n1流感疫苗疫苗。

  一旦出现不良反应,建议您马上与“疾病控制中心”(卫生防疫站)和医疗行政机关或给您接种甲型H1N1流感疫苗的单位(医院)取得联系!以便得到他们的帮助和治疗。

  卫生部召开媒体通气会介绍一千万人接种甲型H1N1流感疫苗情况及常见疫苗接种异常反应情况。

  记者提问:有很多老百姓对咱们疫苗的安全性抱有怀疑,因为咱们的疫苗确实推出的时间比较短。请您针对老百姓这种疑问进行一下解释。

  王军志:甲型H1N1流感疫苗和季节性流感疫苗生产过程一致,平常季节性流感疫苗的生产是世界卫生组织把毒种送来以后,企业自己检定,生产出来以后送到我们这里,我们检完就可以进行批签发。这次我们快,主要是两个原因,一个是技术上的原因,季节性流感疫苗要用一到两个月等世界卫生组织的标准品,然后把自己生产出来的疫苗与其进行比较、定量。2006年我们所在技术上开始了相关研究,目前这个关键问题已经解决了,我们研究建立的替代标准方法、替代的物质,解决了疫苗的质量评价难题,保证了临床试验的如其开展,这就节约了一个多月的时间。在审批的过程中,国家食品药品监督管理局都是压茬进行,这次疫苗的研发是整个国家在统一行动,顶尖专家集中起来指导企业的疫苗研发,临床试验和标准的建立全过程,国家药监局又在第一时间里组织专家进行审评,这就节省了大量的时间。这些就是我国的疫苗为什么比较快生产出来的重要原因。但总之,整个研发、评价、检定、评审和批准的过程,坚持了标准不降低,程序不减少,确保安全质量的原则。

  邓海华:中国CDC在最短的时间内组织了1.3万人的志愿者,也是快的一个原因。

  记者提问:疫苗的严重不良反应虽然很少,但刚才介绍会偶合上心源性猝死,这个病发生的原理是什么?死亡以后怎么检查?需要进行解剖吗?

  华伟:心源性猝死是非常常见的,在西方国家是心脏死亡最主要的原因,占一半以上,美国每年有30—40万人死于心源性猝死。这次由我们医院牵头进行了流行病学调查,调查了全国四个地区的人口,初步得出我国的心源性猝死发生率是十万分之四十一点八。以此比例推算,13亿人口中,我国每年死于心源性猝死的人是54万人左右,这是一个很大的数字。它的发生最主要的是由于有心脏疾患,突然发生一个恶性的心律失常,心跳得非常快,室性心动过速或室颤,然后导致了心脏病猝死。它的发生多数患者是有基础心脏病,比如冠心病、心功能衰竭、遗传性心血管疾病等等,但是也有一部分患者没有查出心脏病,是以猝死的形式表现的,它的发生率非常高。以往媒体不是很重视,随着近年来一些名人猝死,越来越多的人关注心脏性猝死,实际上它的发生率很高,一旦发生,抢救成功率很低,因为大部分猝死发生在院外,通常是家中或公共场所,如果来不及在很短的时间内进行抢救,往往病人很难抢救成功。心脏性猝死的发生率这么高,平均算下来,每天我国大概发生1479人,刚才谈到接种疫苗中的偶合事件,我还不知道心源性猝死的发生率有多少,但是我要说的是希望大家关注心源性猝死的发生率,它每年要夺走我国50多万人的生命,是一个严重危害人民健康的疾病。

  华伟:有心脏病的病人一定要及时就医。当然冠心病人是心源性猝死首当其冲的,如果有冠心病的危险因素,要及时到医院去看病,平时在生活中要注意减少得冠心病的危险因素,包括高血压、高血脂、吸烟等高危因素。一旦得了冠心病或心脏病,要及时到医院治疗,特别是一些高危人群,比如得过心肌梗死、心功能不全的,或者曾经发生过突然晕倒被抢救成功的,这类病人再次发生心源性猝死的概率是非常高的,要及时到医院救治。如果是已经发生过的病人,更要积极进行治疗,比如在体内埋一个心脏起搏器,都可以有效防止心源性猝死。

  心源性猝死的病因,在国外尸检率很高,往往可以发现心源性猝死或心脏病的证据。我国的尸检率虽然不高,但心源性猝死的死亡时间很短,比如在一小时之内发生,在一小时之内心脏突然停跳,其他的疾病(排除过敏)一般不会在这么短时间之内发生死亡。如果病人没有过敏史,又突然在一小时之内猝死,往往都是心源性猝死。

  文昭明:异常反应有轻有重,但是不等于异常反应都是过敏反应,过敏反应是不管轻重,只发生在少数人身上,这是过敏反应的特点,譬如鸡蛋过敏,并不是很多人都对鸡蛋过敏,只有少数。如果某个单位一下子发生了很多人对疫苗异常反应,就可以否定是过敏反应。至于过敏性休克,更是少数中的少数。过敏反应的基本病变,最常见的是由于血管扩张,血管里的液体渗出来了,表面看起来是肿的,因为渗透到组织间,眼睛肿、脸肿胀,但血管里是缺液体的,所以叫低血容性休克。过敏反应严重的一般发生得很快,一般发生在两个小时以内,甚至几分钟,发生得越快就越重,所以有些地方把发生症状的时间作为轻重的一个依据之一,它越重,一般情况下发生得越快。

  第二个特点是它发生很快速,短的几分钟,长的两个小时之内,少数在四个小时以内。

  它出现的症状,最早出现的、最多见的是荨麻疹,因为渗到皮肤上了,70%首先出现荨麻疹血管性水肿,包括致死性的喉水肿。还可以出现呼吸道症状,少数是心血管低血容量的休克。所以在急救过程中,就采用了收缩血管最快的肾上腺素,这是急性过敏性休克的首选药物,但是有一个条件,有心脏病、高血压的要禁用。虽然过敏性休克发生得很快,但是一般情况下,可以有一个急救的过程。

  过敏性休克还有一些症状出现,一般情况下先有皮肤症状,有呼吸道症状,然后是低血容量休克出现。突然之间倒地死亡的不多见,我们也经常遇到比较重的过敏性反应,很少遇到本来人好好的,突然之间倒地就死亡了的,不像心脏病,一下子心梗了就死亡了,一般来说有一个发病过程。如果病人发生症状又晚,没有出现任何症状,突然间倒地死亡,基本上就可以排除低血容量过敏性休克引起的死亡。过敏性休克几个少见的情况都累计在一起,发生时间长的少见、没有出现任何症状的少见、突然倒地死亡来不及抢救的也少见,这几种少见的情况发生在一起的话,就不是过敏性休克。

  记者提问:打疫苗有两种极端,有一种老百姓认为打疫苗不安全,就拒绝注射。还有一种是听周围人说打了疫苗以后就无所谓,和有流感的人在一起无所谓,少洗点手也无所谓,因为打了疫苗就不怕流感了,请问专家对这两种观念有什么看法?

  刘大卫:打不打疫苗要权衡利弊,为什么我们国家有些疫苗要列入免疫规划强制性要求接种,就是因为有些疾病危害性非常大。就甲流疫苗而言,到目前为止,第一波疫情已经基本过去,第二波疫情又来了,从全球的形势看,似乎疫情的形势比较严重,比如美国已经报道因甲流死亡的病例超过了1000例,中国也出现了死亡病例。随着疫情的进展,重症病例和死亡病例的出现,我们对这个形势有一个判断,甲型H1N1流感如果任其传播的话,确实可以引起更多的重症病例。反过来,目前证实了疫苗有比较好的效果,疫苗接种的风险较小,由疫苗引起的严重反应是非常非常少见的。如果这样权衡利弊,接种疫苗带来的利益肯定要高于不接种疫苗的风险。目前为什么我国制定了这样一个好的政策,通过接种疫苗控制疫情,就是这样的道理。

  刘大卫:任何疫苗和药品都不是绝对安全的,而是相对的。比如免疫规划的疫苗的效果,保护率可以达到95%以上,但仍有一少部分人接种了疫苗以后不产生效果,这也是客观存在的。我们这次疫苗接种是面对整个人群,如果有效率达到75%、85%或更高,就能有效控制疫情,减少疾病的危害和死亡以及疫情的暴发。

  邓海华:国家应对甲型H1N1流感的联防联控机制推出了疫苗接种策略,就是预防甲流最有效的特异性手段,像洗手、注意卫生都是一般的手段,我们选择了重点人群进行保护性接种,对学生、有基础性的病人进行接种,也是最大限度地保护他们不受病毒的感染。对于个体来说,接种疫苗既是一个机会,同时也是一个责任。从这个角度去理解这件事会更好。

  记者提问:刚才提到异常反应包括过敏性休克、喉头水肿15例,这15例都是在接种后多长时间之内发现的?

  刘大卫:过敏性休克和过敏性喉头水肿是在很短的时间内发生的,比如几分钟、十几分钟就开始出现,逐渐发展,非常快。像过敏性休克,一般都是在一二十分钟左右、或者是三十分钟以内发生。所以我们的接种单位需要对过敏反应有一定防范。虽然它比较罕见,但各地都做了一些防范措施。我们对接种有这样几条建议:一,一定要到当地行政部门指定的接种点去接种,这样更安全。二,一旦过敏反应发生以后,接种点都备有药品,比如肾上腺素、氧气瓶等。三,接种组织、接种人员都是经过很规范的培训,了解这方面的知识,能够很规范地操作,这都是一个防范的措施,即使急性过敏反应出现也能够积极救治。四,接种之后留观30分钟,这是为了防范急性过敏反应,一旦出现之后我们可以及时抢救,但毕竟急性过敏反应是罕见的。

  用疫苗预防甲流是好办法,但苗并不是100%安全可靠的,特别是应急生产的疫苗,由于试验时间短,范围小,也可能会出现副作用。例如1976年美国出现H1N1流感病例,全国各地紧急动员,4000多万人,也就是当时人口的25%以上,都接种甲型H1N1型流感疫苗。

  由于那种疫苗的副作用,后来500多人发展成为桂兰-巴尔综合症(Guillain-Barre syndrome),25人死亡。可是根据疾病防治中心(CDC)的资料,而原来估计可能造成美国超过5000万人生病的甲型H1N1型流感却没有爆发,全国最终只有200例甲型H1N1型流感,1人死亡。

  这次 疫苗是不是会出现类似1976年美国的情况,谁也不敢打保票。打疫苗也不是十分安全可靠,也是一次风险投资。

  首先什么是副作用,副作用应该是指在达到主要目的的同时出现了其他不应该出现的问题。对于甲流疫苗来说,副作用应该是注射疫苗后,达到了预防甲流的效果,但是因为注射疫苗,引起了其他疾病。如美国1976年的预防H1N1流感的疫苗,引起了500多人的桂兰-巴尔综合症,就是疫苗的副作用。

  在接种甲流疫苗的人群中,一部分人会出现不正常的反映,比如出现一些轻微的发热、乏力、全身酸痛、局部红肿,这些现象很快就会过去。这只能说是接种疫苗的正常反映,而不能算是副作用。

  前面说过,疫苗的原理,就是把微量的病毒注入人体,人体会很容易的杀死它,并产生了抗体,这种抗体是特异性抗体。人的体温是不同的,体质也是不同的,可是疫苗的剂量基本是相同的。因此接种疫苗后有的人没有任何感觉,有的人感觉很明显,还会有的人真的发病。这是因为疫苗的接种不能因人而异,实行个体化预防的必然结果。

  微生物注入人体,人体必然会引起反映,反映的主要表现就是发烧。但由于病毒是微量的,不会出现高烧。很多人发热,但很轻,甚至感觉不到就结束了一场战斗。

  不止是接种甲型H1N1流感疫苗会有接种反映,实际上接种任何疫苗都会有类似的接种反映,古今中外的疫苗预防历史上接种的所有人都没有任何反映的疫苗,肯定是假疫苗。

  对于接种的正常反应,不应该恐惧,不应该算是副作用。只有极个别反应过度、时间过长的人,需要到医院详细检查。

  (2)人的差异,由于接种疫苗基本上是统一标准,而人却是体质各种,情况千差万别的。同样的剂量对不同的人会有不同的反应。

  1、美国:从10月1日至5日,美国当地媒体委托调查公司,通过电线岁以上的美国居民进行了关于甲流疫苗的民意调查。调查发现:尽管有超过一半的受访者表示,为了防止孩子患上甲流,他们不会阻止自己的子女接受新疫苗接种,然而,72%的受访者对新疫苗的副作用表示担忧。另外,38%的受访者明确表示,他们不愿意让自己的孩子接种这种新疫苗。他们认为,这种新疫苗存有潜在风险,希望等待一段时间再决定是否让孩子接种。

  中新网10月16日电《美国医疗人员担心副作用拒接种甲流疫苗》美国好些州在两个星期前开始进行防疫工作,优先为站在医疗前线的护士和医院技术员等接种疫苗。可是,好些人不愿意接种,纽约这个月还发生了反接种的示威;至少一名律师已向法院申请,要法院向医务总监戴恩斯发出临时禁止令,以便他的当事人免受疫苗接种。

  美国卫生体系药剂师学会会长马哈尼说,医疗人员和医院的所有职工都必须接种疫苗,预防H1N1流感和季节性流感。马哈尼的学会向全国341家医院的药剂组主任查询后发现,只有37%的医院接种率在七成以上。她说:“这太低了。

  法国的接种运动已开始了几个星期,政府还专门成立了 1080个接种中心,但民众对接种疫苗的热情并不高。多项民意调查显示,法国愿意接种甲流疫苗的人数从今年6月份的六成,下降到了9月份的四成,而愿意接种的医护人员仅占26%。这种现象也出现在美国医护人员身上。在341家医院中,接种率七成以上的医院仅占37%,拒绝接种的医护人员大多担心甲流疫苗会引发副作用。

  《波士顿环球报》的最新民意调查也显示,超过1/3的父母不愿意子女接种疫苗,主要是担心新疫苗会有副作用。截至10月28日,近7.3万人参与的德国《图片报》网上调查显示,45%的人说等到疫苗更好的时候再注射,44% 的人说拒绝疫苗注射,确定注射的仅11%。加拿大的调查显示,51%的人不愿注射疫苗。某中国媒体进行的一项调查也显示,2000名受访者中,有超过 54%的人表示不想接种。

  法国国家科学研究中心的公众健康与安全专家米歇尔塞特伯称:法国最愿意接种的人群是60岁以上群体,而他们从疫情一开始也是最受国家重视和保护的群体,所以,受感染情况并不严重。相反,20岁到40岁这个年龄段的青壮年人群才是最容易受病毒影响的,可他们接种疫苗的意愿却非常弱。

  1、边远地区,尚无甲流病例地区的人,不建议积极要求接种。因为这部分人被感染的机会很小,甲流又属于自限性疾病,是毒性较低的病,即使得了绝大部分是轻症。即使不打,也不会有很大的风险。

  2、不是易感人群的,也不建议积极要求接种。这部分人主要是60岁以上的老人。尽管全世界的病例中有一些老人被感染,但老人被感染的比例是很小的。这部份人中属于热性体质的,应该接种,属于寒性体质的,不是易感人群,不直接接触甲流患者的人,可打可不打,至少可以不积极打。

  3、出现过甲流病例的区域中,3岁~20岁的人,这部分人是易感人群,应该接种。一方面这部分人在疫区,被感染的可能性高。另一方面从目前的疫苗接种历史研究,发现同样的疫苗,出现副作用的人群成年人居多。万一出现接种疫苗的副作用,这部分人的发生率也很低,接种风险不高而获益很大,因此应该积极接种。

  4、不在疫区的20岁~60岁中的人,热性体质的人应该打,寒性体质的人可打可不打。

  6、直接接触患者的医务人员应该打,和与患者密切接触者应该打。常在河边站,很难不湿鞋

上一篇:河图和洛天依唱的狐言的穿红衣服的小姑娘是谁 下一篇:没有了

水果沙拉

腊肠怎么做好吃?推荐腊肠炒芥蓝
开胃食谱推荐:糖醋仔姜
家常菜谱推荐-爆炒鸡胗
秋天到了,桂花酱的做法介绍
请问这是 索非亚·迈尔斯 那部电影
火锅配菜有哪些选择